垃圾分類 我準備好了

人民網 李 娜2019-07-04 14:27:41
瀏覽

  7月1日起,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正式實施,被網友稱為史上最嚴格垃圾分類標準。另據住建部日前介紹,北京等46個城市將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。一時間,“分類型垃圾桶網上賣斷貨了”“工作太忙只能求助爸媽或保姆,家人多了很多話題”“公司里個人座位旁的垃圾桶都沒有了,扔垃圾人都跑瘦了”……強制垃圾分類成為熱門話題——
垃圾分類 我準備好了

垃圾分類 我準備好了

上海小學生領到垃圾分類圖書。  微 宇攝

  上海

  小手牽大手

  ■ 童葆菁 上海市建青實驗學校副校長

  從2017年9月起,我們就開始實施校園生活垃圾分類。我的心得體會是:訓練成習慣,“小手牽大手”,即通過自我管理、自我教育和自我發展,讓學生形成垃圾分類習慣,進而“小手牽大手”,形成“教育一個孩子,帶動一個家庭,影響一個社區”的效應。

  建青是一所從幼兒園、小學到初中、高中的15年一貫制學校,已有近80年歷史,現有中外學生2300余人,教職員工240余人。

  近一年半以來,學校在午餐后,都要安排學生自行分類干、濕垃圾,主動將剩下的飯菜、用過的餐巾紙、塑料袋等垃圾分類投放。同時鼓勵學生開展“光盤行動”,不挑食,不浪費,減少垃圾產生。

  前后對比,全校干垃圾從過去每天平均17桶減少到10桶,可回收物從原來混投變為每天4桶,提高了資源利用率,濕垃圾數量也在不斷減少。

  高三年級的張慧潔同學專門負責垃圾分類工作后,家里的垃圾桶由一個變成了多個。她媽媽向我們反饋,受女兒影響,全家垃圾分類做得很細致、很規范。正是從垃圾分類開始,過去一直被大人說教的女兒開始用她的言行影響大人了。

  學校是教育人的場所,學習的目的是讓孩子從小養成良好的習慣,明確人生目標,做到知行合一。以垃圾分類為抓手,我們相繼在各個年齡段學生中開展了一系列活動,讓孩子們將垃圾分類與自己、與家庭、與社會緊緊聯系在一起,從小樹立珍惜資源、愛護環境的意識。

  例如,幼兒部小朋友走進社區,現場觀摩垃圾分類的實際操作,在老師帶領下將可回收物制作成各種玩具;中小學生開展垃圾分類題材的繪畫比賽,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在計算機老師指導下,運用3D打印技術,設計了四色垃圾桶,同時引入人工智能,讓機器人也參與到垃圾分類中去;高中生利用包裝紙箱、泡沫盒、pvc水管邊角料、廢舊衣物等各類可回收物和環保材料,進行相關道具的設計制作和劇本的編導,并撰寫垃圾分類研究性學習報告。

  今年初,放寒假,我們的學生走進社區,廣泛參加“垃圾分類”新春打卡活動。通過“小手牽大手”,不僅增強了同學們的環保意識和實踐能力,使垃圾分類由口號變成行為,從行為到養成習慣,將宣傳教育陣地從學校延伸到家庭與社會。

  微 宇整理

  上海

  單位分類不落后

  ■ 王佳儀 上海 公司白領

  最近的上海,大家都在爭做“拎得清的人”——手里拎著垃圾能分清。每天在垃圾站,都會面對志愿者直擊靈魂的拷問:“你是什么垃圾?”如果不會唱上兩句“濕紙巾,無論多濕都是干垃圾;瓜子皮,無論多干都是濕垃圾”,那遠遠算不上時尚達人。

  這當然都是上海人的自嘲。垃圾分類開始讓生活發生改變,原來的很多“方便”變為“不便”——樓道的垃圾桶被撤走,投放垃圾要定時定點,街道上乃至公交車上的垃圾桶都不見了。但自嘲歸自嘲,上海人其實更多的是驕傲,驕傲于上海的全情投入,向來領風氣之先。

  近一段時間,垃圾分類成了我和同事工作午餐時的熱門話題。有過全球各地工作學習經歷的同事們紛紛曬寶:“在日本,垃圾分錯了會被鄰居們寫紙條警告的,社區的阿姨還會來家里教你分類。哎呀呀,真是讓人羞愧!”“瑞士的垃圾分類手冊厚得像一本書!”“我去斯里蘭卡才知道,經濟那么不發達的地方,垃圾也是要分類的。”

  大討論里,北京的同事也會隔空喊話:“這種時刻怎么能沒有帝都人民呢,你們上海不要自己偷偷進步!”

  我們一度暗自慶幸——公司暫不用垃圾分類,可以暢快地叫點湯湯水水的外賣而不用大費周章地收拾。結果第二天,公司茶水間的幾個垃圾桶都分類了,而且用英文注明了用途,這意味著無論你是什么國籍,只要在上海生活,都要遵守垃圾分類的規定。那些喝了一半的咖啡奶茶被保潔阿姨一個個拎了出來。我心里想,這次,垃圾分類在上海做成的可能性很大。因為從小區到公司,從家庭到公共場所,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,都加入了垃圾分類的洪流。

  在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正式實施的前兩天,我頗有儀式感地網購了一些小物件,以更好地做好垃圾分類。買可降解垃圾袋的時候,我翻看商品評論,有網友說: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一直購買下去,為環保出一份力”。頓時,我感覺這座城市十分可親可愛,她讓我相信,垃圾難題最終是可以攻克的。我呢,做好“90后”“潮人”吧 ,守護綠水青山,迎接美好未來。

  微 宇整理

  上海

  我是離垃圾最近的人

  ■ 張志續 上海 保潔員

  我今年39歲,安徽亳州人,在上海干垃圾清理這行已有18年。這活兒離垃圾最近,又臟又累,“80后”真沒幾個愿意干。

  我20歲從老家來到上海,2001年,小區剛落成,就開始跟著哥哥嫂嫂清理垃圾。我分管40個單元、幾百戶人家,一個單元一個垃圾桶,每天要清理四五次,風雨無阻。

  你可能不相信,18年來,我只有兩個春節是在老家過的,因為垃圾不放假,節假日清理工作尤其繁重。春節回不去,我只能在其他日子里抽空回去幾天,每次都是來去匆匆,因為小區的活兒很難找到人頂替,我請假了,哥哥嫂嫂就要受累多干。反過來,他們也一樣,雖然老家離上海坐汽車只需8個多小時。

  大約4年前,小區開始干濕垃圾分類,每個單元設置了兩個垃圾桶。但由于沒有強制性要求,一些居民還是“老習慣”,將干濕垃圾混裝,兩個桶實際上還是一個桶。

  這可苦了我們。除了收集清運,還要在垃圾房中分揀,經常要從早忙到晚。你看我臉上的日曬斑和皺紋、手上的老繭和傷口,誰說小區居民歲月靜好的背后不是我們的辛苦付出呢?

  是什么維系我長年累月與垃圾打交道?這個問題真不好說。大城市茫茫人海,兄弟倆在一起幫襯打拼,很難得吧?雖不是城市居民,沒有自己的房子,但小區里的叔叔阿姨對我們很好,很信任我們,不只將家中可回收垃圾和閑置雜物交由我們處理,平時一些小事也愿意找我們幫忙,有好吃的也會想著我們,這種人情也很難得吧?

  大城市,人們很少串門,鄰居之間甚至互不相識。但我這個離垃圾最近的人,反倒認識小區里的很多人,去過很多人家。與其說我人緣好,不如說我們這一行是大家離不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