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寧利:追逐“光明”的臨床科學家

人民網 李 娜2019-02-12 16:25:30
瀏覽

  【中國夢實踐者】王寧利:追逐“光明”的臨床科學家

  央視網消息:“把近視防控的關口前移,要讓學齡前兒童具有盡量高的遠視儲備。”這句話出自我國第一個兒童眼病隊列研究——“安陽兒童眼病研究”,該研究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兒童近視隊列,已完成5000余名兒童的連續六年隨訪,總結了該地區中小學近視流行現狀、相關危險因素、預防與治療措施等,該隊列被國際學者稱為“兒童近視方面的里程碑式研究”。而這項研究的牽頭人便是北京同仁醫院眼科中心主任、全國防盲技術指導組組長王寧利。

  王寧利從事眼科臨床與科研工作三十余年,是我國完成青光眼手術最多的醫生之一。在他看來,一名好醫生,不僅要醫術高超,還要努力成為創新型、科研型人才,不斷探索新知,解決更多的醫學難題。

王寧利

王寧利

  “不期而遇”成就了一位眼科醫生

  1977年的夏天,氣溫高得讓人心煩意亂。但是對于剛參加完高考的王寧利來說,讓他內心煩躁的不是炎熱的天氣,而是因為考試失誤而帶來的一場人生抉擇。由于沒有看到高考數學試卷背面的三道大題,導致漏答嚴重失分,王寧利無緣中央工藝美院,跟自己的畫家夢失之交臂。

  選擇一行就愛一行,似乎是那個年代奮斗青年的標簽。進入青海醫學院的王寧利刻苦讀書,學校圖書館里很多原版新書都是因為他才被打開。圖書館原本一次只能借一本書,管理員破例允許王寧利一次可以借兩三本書。他努力學習,為英語和專業知識積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1983年,王寧利本科畢業,被分配到青海醫學院附屬醫院做了一名眼科醫生。

  1987年,王寧利考入中山醫科大學中山眼科中心,在那里完成了碩士和博士的學習。如果說在醫院的四年是他打基礎、自我成長的階段,那么在廣州的學習和實踐就是他接受專業化、科學化培養的階段,在那里他逐漸掌握科學研究的思維,積累了臨床經驗。

  1998年,王寧利到美國深造。在國外學習的三年間,他在科研、臨床方面不斷探索,從知其然到探其所以然。臨近畢業時,很多一起出國的同學都決定留在美國,但他卻選擇回到祖國。他要將先進的眼科技術應用到國內眼科臨床與科研工作中去,見證中國眼科的發展。

  在央視《開講啦》節目現場,有青年代表提出“醫生都去哪兒了”的現實問題,王寧利用“行醫不悔”這四個字詮釋了三十多年來的堅守和堅持。他說,這輩子最不后悔的事就是當醫生!他說,能時刻幫助病人解決問題,就是做醫生最大的驕傲。

1

  “711”工作狂:專業、管理兩不誤

  青光眼是全球排在第一位的不可逆致盲眼病。在我國,有將近80%的人眼壓不高,卻得了青光眼,這一直是眼科醫學的難題。而在治療一位腦積液漏青光眼患者的過程中,王寧利帶領團隊在國際上第一次發現了“跨篩板壓力差導致青光眼視神經損害”的機制,為青光眼的治療帶來了新的思路和證據。

  2015年1月9日,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。王寧利牽頭的“原發性開角型青光眼新防治技術的建立及應用”研究項目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。這個研究被國際眼科界譽為“改變青光眼臨床實踐的‘里程碑’式的發現和貢獻”;并依據該項目成果制定了三項臨床診治標準與規范。王寧利也因此項目成果被《英國眼科雜志》評為當年全球最具影響力眼科醫生,并當選國際眼科學院院士。這項研究提高了我國在國際眼科領域的整體競爭力和影響力,推動了我國原發性開角型青光眼整體防治水平的提高。

  王寧利當過醫院副院長、黨委書記、院長,但是他始終沒丟下專業,也沒有因為專業而拖管理的后腿。如今,王寧利依然堅持著“711”的工作模式,清晨七點到醫院,晚上十一點才離開。在他的帶領下,眼科團隊積極探索著未來更為有效的治療方法。王寧利說,醫學是綜合學科的集成,要讓最精華的科技用在人的健康和生命上,還需要不斷地探索和發展。

1

  做一個有人文情懷的醫者

  “醫生這一輩子,偶爾去治愈,常常去幫助,總是去安慰。”雖說在專業領域王寧利已是數一數二的專家,但是他始終保有一顆對生命的敬畏之心。談到醫患關系,他總繞不開最開始當醫生遇到的一個故事。

  一天,一位50多歲、失明近8個月的急性青光眼患者玉蓮(化名)來到王寧利門診。經過檢查,他發現,按照常規診斷,玉蓮沒有復明的希望,于是把實情告訴了她。對于玉蓮來說,她唯一的希望破滅了。王寧利看著玉蓮夫妻倆離開的背影,卻總覺得還應該能做點兒什么!他想,如果把眼壓降下來,被壓迫的視神經是否能“醒過來”,為什么不試一試?!于是,在玉蓮及家人的支持下,王寧利為她做了雙眼臨時降壓處理。眼壓下降后,雙眼依舊沒有光感。王寧利當時很沮喪,非常不甘心。他想如果眼壓下降兩三個小時,會不會有變化呢?果然,三個小時之后,玉蓮右眼有了亮光,又過了半小時,光定位點增加了。

  當天晚上王寧利為玉蓮做了手術,術后她可以透過窗子看到馬路上行駛車輛的車燈亮光,王寧利異常興奮。但是玉蓮卻不理解,她覺得視力應該可以恢復到以前正常的水平。當看到患者不理解的表情,他心中還是有一絲酸楚,只有耐心地開導她。“對于科學來說,這已經是很大的成果。但是或許我能做更好!”王寧利這樣告訴自己。出院半年后,玉蓮又患了白內障,再次找到王寧利。他為玉蓮再次手術,術后眼壓控制很好,玉蓮不僅能看到馬路上的車燈光亮,還能看到行駛的車輛。這意味著玉蓮在家里可以生活自理了。

  “并不是我的手多巧、技術多高。用的技術都是常規的技術,只不過感情促發了靈感,才有了大膽的嘗試。”王寧利說,醫生和患者需要共同建立抗擊疾病的信心堡壘,病人放棄的時候,醫生不能放棄,再堅持一下,也許就有不一樣的結果。

1

  從防盲治盲到全面的眼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