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路電報人的責任與愛

中新網 李 娜2019-02-12 06:42:25
瀏覽

  鐵路電報人的責任與愛

鐵路電報人的責任與愛

  “現液位顯示100%,請貴站協助我車做好吸污工作……”1月28日16時11分,接到這條列車長在停靠贛州站時發來的電報,南昌通信段電報所的報務員廖會娣立馬掃描并“主抄”給中國鐵路南昌局集團公司南昌西站,以保證該站吸污工作的正常進行。

  春運期間,像這樣的電報,廖會娣平均每班次要報送十幾封。作為南昌局集團公司僅剩的一家電報所,南昌通信段電報所依然在春運中發揮著無可替代的作用。水箱加水、內燃機車加油、吸污作業、列車超員等相對緊急信息的報送,都離不開它。

  “電報不能出錯”

  廖會娣入行近30年了。1989年5月20日,19歲的廖會娣入職原萍鄉電報所,師傅丟給她幾本冊子,其中有2000組常見譯碼、500個全國鐵路網的全部站名、5752個鐵路客運站名和貨運站名。

  記憶站名有規律可循,但2000組常見譯碼則沒那么“友好”。由于鐵路采用四位數漢字電報碼(以下簡稱“四字碼”)收發電報,每個漢字均由4個不同數字組成,廖會娣要將對應這2000個漢字的數字組脫口而出,這絕非易事,而師傅給她的方法也很“簡單”,就是反復抄寫。每天抄寫1000組漢字譯碼,每天得寫10大頁,廖會娣一抄就是半年。

  1997年春運時,有一次夜班,廖會娣光發出的電報就有24條,還接收了不少電報。這些電報大多較為緊急,廖會娣把它們用信封分類裝好,第二天一早抱去萍鄉火車站,讓車站工作人員將電報下發到各客貨運站。長時間收發電報,廖會娣手總會禁不住顫抖,“現在我基本都用勺子吃飯,筷子拿不住啊。”

  在通信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,數字、光纖通信等高新技術逐漸取代了電報技術,“設備先進了,工作好做了,但負責、細致的工作作風不能丟”,每封電報都要經過自檢、互檢、總檢3個環節核對,確定收報單位、電報號、等級、受理時間和電報內容等全部正確后,才能進行發送。自1989年廖會娣參加工作以來,電報所的這套做法一直延續至今,“因為電報不僅是憑證,也是指令,它不能出錯。”廖會娣說。

  電報的“浪漫”

  比廖會娣早些年入行的謝德才,更早地感受到了這份職業的魅力。

  他使用的老式摩爾斯電碼機,是上世紀70年代國內普遍使用的發報機。電影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中我軍的諜報人員就是通過手按類似的電鍵,發出長短不一的“滴”“答”聲(報務員稱之為“點劃”),傳送信息。

  1973年,謝德才開始干報務。那時,受電影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影響,年少的謝德才對報務工作既感驕傲又覺新鮮,他上班時跟著師傅認真學,下班就如饑似渴地背四字碼、練習電鍵操作手法。

  因為手腕靈活,謝德才發出的“點劃”聲清脆利落,七八個月后他就能獨立工作,發報、收報都不成問題。轉業到原鷹潭電務段鷹潭電報所后,謝德才更成為當之無愧的業務尖子。當時鷹廈線上8個電報所近百名報務員,謝德才能在收報時通過發報音調、音頻辨聽出對方是誰,甚至能判斷出發報員師從哪位師傅。根據發報聲或清脆明確或拖沓渾濁,謝德才甚至還能由此大致推測出對方報務員的性格。

  伴隨著技術的進步,電報所需要的人員越來越少,已從南昌通信段退休的謝德才對曾經的報務工作充滿感情。作為老報務員,一張發報機的照片能牽動他的心,喚起他的青春與回憶。

  謝德才透露,當時還有報務員同事用電報收獲了愛情,他們在工作之余用自己編寫的電碼傳遞情感,這是那個年代報務人特有的浪漫。

  難以忘記的四字碼

  2012年之后的報務員不再需要熟記四字碼,但在南昌通信段的羅文看來,那些密密麻麻的數字和字母卻是電報員父母獨特的交流語言。

  1960年,羅文的父母進入南昌通信段電報所成了同事,并因此結下姻緣。他們同工作同學習,當時在南昌通信段成為一段佳話,后來母親張嗣同還成為鐵路系統數一數二的優秀報務員。

  報務員工作需要很強的責任感和敬業精神,羅文回憶,小時候父母工作忙,經常需要上夜班,家里就她和姐姐兩人。平時父母在家有事沒事就背四字碼,“那些數字有那么重要嗎”“它們代表什么意思”……小羅文常常這樣琢磨。

  當父母用數字交流時,小羅文就更加疑惑了。帶著這份好奇,她對電報這份工作的興趣更濃了,父母不在家時,她和姐姐就拿出父母練習用的電鍵,搗鼓著“發電報”。

  后來,羅文真的成了一名電報員。上班第一天,工長給了羅文一本厚厚的密電碼本,翻開密電碼本,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數字和字母,羅文有點不明白,這些枯燥的東西,父母為啥能興味盎然地背一輩子?

  工作后,羅文一天連續幾個小時誦讀、抄寫密電碼。對她來說,背誦是份苦差事。在媽媽的指點下,她最終還是啃下了這塊硬骨頭,并在4個月后基本勝任工作。

  “四字碼中無數的數字組合就像刻在骨頭里,想忘掉都難。”如今,父親去世已4年,羅文也能理解母親的這段話了,四字碼里融入的是父母對彼此深深的愛,以及對這份事業共同的愛。